假日小說網 > 美文同人 > 暴君偷聽我心聲后開掛了,我負責吃瓜 > 第122章 身世曝光,原來她們都是替身

第122章 身世曝光,原來她們都是替身

沒錯。”

嬴墨氣定神閑,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那個小福子,雖然一直沒有動他,但連羽的人時刻都在盯著他,他現在每日有任何動作,都逃不出連羽的掌控。”

“那你為何不阻止?”

慕枝這才后知后覺。

這件事不是他親自所為,可他不但冷眼旁邊,甚至,暗中推波助瀾的那個人,可能就是他!

“你先別生氣,聽我跟你解釋。”

嬴墨見慕枝表情不對,心底的求生欲拉滿。

“我已經收到消息,你母親那件事,或許另有隱情,你也不想她一輩子被蒙在鼓里,不知真相吧,既然幕后之人想要和稀泥,那我們便順勢而為,借機將你的身份公布天下,然后就能正大光明的查當年的事。”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南岳皇帝不想認我這個女兒,還有我娘,她現在根本接受不了這件事,這對她來說,很殘忍。”

慕枝明白,在這件事上,他說的或許道理,可同時,他也存了自己的私心,因為只有她的身份被公布,他們才能名正言順的在一起。

就算當年的事,是另有隱情,可畢竟,證據與結果還沒擺在眼前,她沒辦法用一個假設,去說服蔓樂璃,讓蔓樂璃接受她的身份曝光,承認她就是南岳皇帝的女兒。

不用想也知道,那樣做的話,蔓樂璃可能會瘋。

這么多年,蔓樂璃心中的仇恨沒有隨著時間的沉淀而減輕一分,反而越積越深,能毫無芥蒂的接受她這個女兒,只怕就已經用盡了所有的勇氣。

嬴墨聽聞慕枝的話,沉默了許久。

“是我考慮不周。”

他沒有替自己辯解:“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們母女受到任何委屈和傷害。”

“阿墨,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就算你阻止了小福子的動作,南岳使團的人見到我的容貌,心中早就生疑,他們肯定會傳信給南岳皇帝,我的身份遲早都會暴露,只是,事情發酵太快,還有凌未央也被牽扯其中,事情被澄清之前,宮中怕是不會太消停了。”

“凌未央的事,我讓解決。”

嬴墨不想看到慕枝如此憂心,伸手撫了撫她微微蹙起的眉頭:“我不會讓她騷擾到你娘。”

“別。”

慕枝聞言,卻拒絕了。

“還是我來吧,朝堂上的事,還有瀟娘娘……夠你煩心的了,我現在在宮里橫著走,在你的保護之下,什么都不用干,解決一個凌未央,沒問題。”

“那好。”

嬴墨由著她,眼中滿含寵溺之色:“需要我,隨時說話。”

慕枝看著他的眼神,這一刻,忽然覺得安全感爆棚。

她唇角勾起一抹消息,叫了他一聲:“嬴墨。”

“嗯?”

“我想闖個禍。”

嬴墨愣了一下,隨即笑著點頭:“好。”

沒有二話。

直接就答應了。

慕枝內心柔軟一片,一個沒忍住,在他唇角邊印了一吻:“謝謝。”

蜻蜓點水的吻了一下,然后逃之夭夭。

嬴墨摸了摸自己的唇,眼中浮現出笑意。

慕枝回到乾清宮,發現果然有人攔住了凌未央的去路。

是禁軍顧巖親自攔的人。

以凌未央的身份,一般人肯定是攔不住的。

顧巖會出手,不用問也知道,定然是嬴墨早有安排。

他說過,不會讓凌未央騷擾她娘,并不只是說說而已,早就做了萬全準備。

“慕總管!”

凌未央看見慕枝,原本橫眉怒目立即軟下來,快步朝她跑過去,用告狀的語氣說道:“我想去見見大家口中的蔓姨,這個男人一直攔著我,討厭的很,你幫我跟他說說好不好?”

“你為什么要見蔓姨?”

經過昨晚的比賽,慕枝發現,其實凌未央只是被寵壞了,心底并不壞,原主是南岳皇帝的女兒,那么,凌未央便是原主的妹妹,如果可以的話,她不想與她有任何沖突。

“因為他們都說我長的像那個蔓姨,說我可能是她的女兒,所以我想看看,蔓姨到底長什么模樣?”

“你不是想找她麻煩?”

凌未央一怔,隨即怒道:“誰說的,我只是生氣聽到的那些傳言,居然說我不是父皇的女兒,并沒有要找那個蔓姨麻煩的意思。”

聽到這里,慕枝大概知道,凌未央顯然沒有將那些傳言聽完整,估計只聽到別人說她不是南岳皇帝的女兒,就氣的直接跑了,后面的消息沒有聽到。

“那你知道蔓姨和我的關系嗎?”

“和你?”

果然,凌未央搖搖頭,好奇地問道:“你們什么關系?”

這時,凌未央的貼身侍女匆匆跑來,把她拉到一邊去,將完整版的傳言說給了她聽。

“公主,這個慕總管就是蔓姨的孩子,現在都在傳,說他才是皇室血脈,而你是被蔓姨偷梁換柱的假公主!”

“什么?”

凌未央一聽,直接炸了,她轉頭看向慕枝,只覺得腦子里“砰砰”直響。

難怪,慕枝長的這么像父皇!

她真的是父皇的……兒子?

那……

凌未央腦子徹底亂了。

那一瞬間,她都差點相信那些傳言是真的。

不過,她很快又清醒過來。

不可能的!

就算她跟那個蔓姨長的很像,可她也很像自己母妃啊,她是母妃親生的孩子,這一點,毋庸置疑的。

“慕……”

凌未央對上慕枝坦然而冷淡的眸子,忽然不知道該叫她什么。

萬一她真的是父皇流落在外的兒子,豈不是自己的皇兄?

可她是個太監,這……

“你先帶我去見見蔓姨。”

凌未央感覺這思維越理越亂,干脆也不理了,跟慕枝保證,真的只是想看看蔓姨到底長的什么樣,絕對不會做什么傷害她的事。

慕枝看著她的眼睛,也能聽到她的心聲,知道她的話出自真心,這才帶著她去了乾清宮后院。

見到蔓樂璃的第一眼,凌未央整個人都傻掉了。

她忽然想到什么,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

不!

不會的!

一定不會是這樣!

“公主?”

慕枝見她臉色變得這么差,心里還一個勁的說什么不會,不禁有些擔憂。

“你沒事吧?”

“慕……慕枝,”

凌未央有些慌亂的樣子,一把抓住慕枝的手:“原來,我們都是蔓姨的替身,是蔓姨的影子……”

她說著,便忍不住自嘲的笑起來。

這件事,很久以前母妃就跟她說過,叫她不要仗著父皇的寵愛嬌蠻跋扈,那些寵愛不是屬于她們的,父皇隨時有可能會收回。

但她從小到大,闖了無數次禍,每一次,父皇看著她的眼睛,對她從未責罰,要什么給什么,她以為,父皇是真心疼愛自己,便沒將母妃的話放在心上,可誰曾想……

她所得到的那些東西,都是因為母妃長了一張和這個女人尤為相似的臉,而她,又恰巧最像母妃……與其說最像母妃,還不如說,更像這個女人!

“你在說什么?”

慕枝能聽見凌未央的心聲,但蔓樂璃聽不見,被她的反應搞得有些懵。

“枝枝,她說的這話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