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美文同人 > 訂婚宴,被前任小叔親到腿軟 > 第116章 輪到你解藥我

第116章 輪到你解藥我

是為了讓你在我面前不拘束、貼近真實,讓人看起來你我感情不錯。”

那個別人,主要是顧言。

“照我設的腳印走,做好你的位置,我自然能保你日后衣食無憂。”

和顏心底虛了一瞬,隨即笑了,“陸先生,你今天怎么了?”

陸聞檀神色少有的冷肅,語調聽似低低淡淡,實則滿是戾色,“要么,脫離我給的殼子,你考慮清楚。”

和顏原本還想裝作聽不懂,可是他的表情,比她認識他的任何一次都冷漠。

那種冰冷,就像是千年冰窖,從骨子里散發出來,不容置疑。

她張了張口,終歸沒敢放肆,而是變得眼圈慢慢紅了,看著他,帶上了哽咽:

“我不懂,你明明是喜歡我的!”

陸聞檀抬手解了一粒扣子,“我欣賞你。”

聰明是聰明的,腦子也不錯。

和顏有些怔,只是欣賞嗎?

最初書信的時候,那么曖昧。

“你故意這么說的對嗎?”和顏走過去,“你怕我恃寵而驕,所以故意說不喜歡我。”

“喜歡,和愛,是兩回事。”陸聞檀依舊清醒,身體熱,目光冷。

“還是那句話,好好走你該走的路,我虧待不了你。”

和顏仰起臉,看著面前的男人。

她是個聰明人,之前她以為陸聞檀喜歡她,就容許她放肆,現在看她想錯了。

陸聞檀這樣的男人,還是喜歡聽話的女人,他不容許被人脫出掌控的放肆。

既然發現了這一點,她當然最快速度改正。

“我知道錯了。”她咬著唇,“是我太著急,但是我沒有壞心!我只是太愛你,怕你變心,想真正成為你的人而已。”

“真的!”她滿眼誠懇的看著他。

陸聞檀略微吐息,身體不再倚靠墻壁,“早點睡。”

和顏看著他腳尖朝門口,急了,“你、你去哪?”

陸聞檀側首,略睨著她。

意思已經很明顯,不該問的,她也不用問,扮演好她的小女友角色就好。

可是和顏怎么能不著急。

她不得不攔著他,紅著眼,緊張又祈求,“要我吧,好不好?”

“否則你會很難受的,功能會受損。”

和顏見陸聞檀不說話,大概在遲疑,她立刻道:“我是第一次,很干凈!”

.

顧言在床上躺了不知道多會兒,隱約有點兒迷瞪了,突然被門鈴打攪。

她皺了皺眉,起身去開門。

“你好!”門外的人禮貌的給她遞了一份不知道什么文件的東西。

道:“這是一位先生交代給您送過來,說讓您給他送到酒店房間。”

顧言狐疑的接過文件。

是陸聞檀把文件落在餐廳了,這會兒又找借口讓她送到房間去?

“那位先生叫什么?”她還是確認的多問了一句。

來人笑著應:“姓陸。他說就在對面五星級酒店,2208.”

顧言吐出一口氣,果然,就看不得她閑著。

“知道了。”她微笑著點頭,“我一會兒去。”

她回了房間,拿了手機。

過了馬路,站在酒店大廳的時候,顧言皺了皺眉。

陸聞檀的心眼太明顯,他就是剛剛沒解氣,所以故意讓她找他去。

她可不上當。

顧言只想把文件送到他門口,放下之后就走。

到了2208門口,顧言試圖把文件塞進門縫。

這門看著還真幾乎沒有縫隙,結果,她剛稍微用力,門板竟然順勢往里挪。

沒關門?

她詫異的用指尖點了點門板,并沒有發出聲音,看到玄關不遠處的臺子,放輕腳步,準備兩步進去直接放那兒。

可是她剛把門開得大些,一步跨進去的同時,男女交纏、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音頓時充斥了耳膜。

顧言出于本能,轉頭往那邊看。

只見兩人一絲不掛,女孩上身仰躺在床腳,雙腿懸空,男人直接是站在床尾的地毯上。

身形修長又健碩,那種野蠻的美感和嬌嬈的弱小反差對比十分強烈,力量碰撞不斷的沖擊著顧言的視覺。

那一刻,她感覺全身腳指頭都麻了,大腦一片空白。

顧言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離開酒店的。

從她進門,到退出來,也許五秒都不到,但是那個畫面卻死死的刻在了她腦子里。

過馬路的時候,才發現她一雙手都在發抖。

下了電梯,丟了魂似的走到自己的房間門口,卻怎么都刷不開門。

這會兒,腦子里才開始瘋狂的運轉。

那是陸聞檀,那是和顏。

雖然她沒名沒分,可是親眼目睹他對著別的女人做跟她同樣的事,她根本接受不了,心臟跟針扎一樣!

門卡依舊刷不開,顧言捶了一下門,幾乎要哭了。

“干什么去了?”身后突然傳來男聲。

顧言猛地轉過身,看著平常矜貴冷漠的男人,頹敗綽約的站在身后。

他襯衣扣子解開了兩個,第三個也耷拉著,目光正深深暗暗的凝著她,“打不開?”

說著,陸聞檀想拿她手里的卡自己刷。

顧言條件反射的往旁邊避開,躲臟東西一樣。

陸聞檀神色暗了暗,“躲什么?”

顧言狠狠咽了一下,聲音透著清冷,“你來干什么?”

陸聞檀微微瞇起眼,“不能來?”

他再次去拿她的房卡,想沖個冷水澡,他已經快到理智的極限了。

顧言腦子里都是剛剛那個畫面。

她轉過身,自己刷開了門,原本想把他關在門外,但是他動作很快,力氣也很大,直接連門帶她的往里推。

大步邁入,然后反手關門。

緊接著她被扯入男人堅硬的胸膛,抵著她就要吻。

陸聞檀改主意了,因為她這態度很鬧心,不罰不舒服。

“放開我!”顧言手腳并用的推他,“陸聞檀……臟死了!”

男人動作頓了一下,低眉看向她。

字跡幾乎從后槽牙出來的,“半夜不在房間,等你半天,我還沒問你罪。”

顧言陡然停下動作。

“你等我?……在這兒?”

陸聞檀薄唇一碰,“十七分鐘。”

人越是煎熬,對時間越敏感。

顧言逐漸皺起眉,怎么可能,那他房間里的兩個人是誰?

不待她思考,陸聞檀又一次俯身吻她。

她想躲,他捉了她的手,舉起來鎖在她頭頂,“救了你兩次,輪到你給我解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