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其他类型 > 夫人腰軟明艷拿捏晏總讓他淪陷晏北州赫瀾 > 第58章 南家想讓晏北州做他們的女婿

第58章 南家想讓晏北州做他們的女婿

南嶼溫只覺得這種方式極其的可笑,“就因為保住南家,我就要去破壞人家的婚姻?我要怎么做?天天追著晏總不放,讓他喜歡上我,為了我離婚,然后再娶我?”

“不必你出面!”

南先生道:“只要你答應。讓他們離婚的事我跟你大哥會處理,不會讓你戴上小三的帽子。”

“嶼溫,人這輩子不能那么天真。這個世界的法則就是這樣,強強聯手才能活得更久。商業聯姻是富家子女都逃不開的。哪怕你不想接手家業,你以后的婚事也要有助于南家才行。”

這是事實。

整個南家的人都是如此,誰都不例外,包括他。

南嶼溫什么都沒說,沉默著離開的。

南先生卻知道,大女兒這是在思考了。

房間里。

南夫人見她過來,“怎么了?”

她躺進沙發閉上眼睛,疲憊不堪,“你跟我爸也是商業聯姻?”

提起這個,南夫人繼續照著鏡子擺弄耳環,“是啊。”

她這一輩子完全沒吃過苦,從小在家中錦衣玉食,嫁到南家后就做個太太,每天賞賞花煮煮茶打扮打扮,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你們結婚之前談了戀愛嗎?”

“沒有。只在宴會上見過幾次,私下吃過幾頓飯。”

南夫人戴好耳環轉回身,“媽知道你是不愿意接受商業聯姻。可誰讓你當初選擇學管理呢,如果你像你妹妹似的,也就不會有這樣的煩惱了。靈靈以后結婚,沒人會過多關注,家世差不多也就是了。但你不一樣,你是長女,你還想繼承家業。獲得得多,就要付出得多,這很公平。”

“更何況,有沒有感情,過到最后其實都差不了多少。你一心繼承家業,居然還惦記著想得到帶有愛情的婚姻。不覺得有些……癡心妄想了嗎?”

母親的話冰冷到沒有半點的溫度,可又的確是事實。

她期待愛情,期待兩個人并肩而行、實力相當、棋逢對手一樣的愛情。

“就非要是晏北州嗎?”南嶼溫不愿意做破壞別人婚姻的那個人。

南夫人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大女兒,好半天才說:“是。你沒有選擇,除非你放棄爭奪家業。你堂哥虎視眈眈的,你小姑也準備伺機而動。你能往哪退?”

“誰約你?”

晏西彤仿佛沒聽清似的跑到赫瀾面前,“你再說一遍。”

“南嶼溫。說是想約我吃頓晚飯。”赫瀾換好了衣服,“我跟你大哥說過了。晚上你們兩個吃吧。”

“我不是跟你說了,南家老爺子現在正盯著晏北州呢!你怎么還跟她走得那么近?赫瀾你可別犯傻啊,做生意的人沒有幾個是善良的。翻起臉來比誰都可怕。”

赫瀾正在穿鞋,調侃了一句:“給你換個嫂子,你不是應該笑得最開心嗎?”

“你……”晏西彤哼了一聲:“好心沒好報。”

“乖乖在家。別趁著這個時候偷跑出去,小心被你大哥發現。”

赫瀾去赴約了。

從前她不喜歡斗來斗去,算計來算計去,但不代表她不會。

所以在出門之前,她就給梁姐發了一條消息。

【我會努力排練。這次奧運會的開幕式,我希望我能打進國際,辛苦梁姐安排周全了。】

梁姐:【我就等你這句話呢!還有兩個半月,你抓緊時間。】

還有兩個半月E國的奧運會就要開始了。

晏氏。

因為得知赫瀾出去吃飯,所以他也沒趕著回去,在公司加著班。

“大哥!”

晏西彤來找他了。

男人頭都沒抬,“缺錢了?還是準備跟我坦白了?”

剛坐下的晏西彤差點從椅子上滑下去,“你……你別老說我。我來找你是說你的事的!”

他抬眼,身子后倚,“說。”

“你知不知道南家最近傳出來的消息?”

南家內部的消息外界怎么可能知道?

晏西彤知道是因為南昊廷說的。

而赫湘知道是因為她與晏川私下里跟南家大少爺有聯系。

至于他們自己的打算,南家自然不會大肆宣揚。

“南老爺子病重?”

“是南老爺子跟南嶼溫說,如果想要繼承家業就必須讓她找個強有力的夫家。”晏西彤頓了頓:“南老爺子瞄上你了。”

晏北州皺眉:“難道我已婚的消息,外界還不知道?”

“結了也可以離啊。”晏西彤攤手,“我就怕他們把注意力放在我嫂子身上,給你們找麻煩。今天南嶼溫還找我嫂子吃飯,我覺得來者不善吶。”

男人點了支煙,拿出手機,“她們在哪吃飯?”

晏西彤搖頭:“這我不知道。”

赫瀾跟南嶼溫剛剛碰杯幾下的時候,微信來了消息。

她看完消息有點驚訝,旋即看了眼餐廳外面的街邊。

“怎么了?”南嶼溫問。

“晏北州在外面等我。”赫瀾沒多說,“沒關系,咱們吃咱們的。”

這樣恩愛的情分,在豪門圈子里是真的很少見。

“很羨慕你們的婚姻。”南嶼溫由衷道。

“羨慕?”赫瀾失笑:“那只是一些瑣碎沒人知道罷了。”

南嶼溫忽然問了句:“你愛他?”

赫瀾抬眼,那雙眼睛的冷淡像是深秋夜里的冷風,“你覺得呢?”

“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傷害他。來一個,我滅一個。誰都不可以。我雖然跟你們這種擁有家企業的人不一樣,但是如果我想,我覺得我還是辦得到的。”

今日南嶼溫約自己吃飯的目的,赫瀾完全猜得到。

既然可以選擇,那她不會讓步,除非……

除非今后的晏北州覺得南嶼溫比她更合適。

“我敬您。”南嶼溫笑著舉杯。

赫瀾跟她碰了杯,但卻沒有喝,倒是南嶼溫閉著眼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酒杯放下,她神色暗沉:“晏太太,抱歉了。”

赫瀾只是輕輕一笑:“沒事。”

后來南嶼溫先走了。

赫瀾的笑容也隨之消失。

最后這幾句話,南嶼溫是在告訴她,她準備要向晏北州下手了。

——

“老公?”赫瀾拉開車門。

晏北州抬眼,放下腿上的平板,“上車。”

她坐上車,司機發動車子離開。

男人看她半晌,“外界傳的流言不必往心里去。有任何疑問,你應該優先聽聽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