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科幻灵异 > 明尊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五陰運轉歲在甲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五陰運轉歲在甲

    生產的時候是在晚上,孩子剛出來屋里的燈就熄了!

    最后生出來了兩個孩子,一個是個胖娃娃,另一個卻是皮膚靛青,青面獠牙的一個小夜叉。

    接生婆死活發誓,她見到了兩個孩子,一個沖她笑了一下,然后就不見了。

    還是天后宮那個年輕道士跑來,告訴眾人那兩個孩子是彌勒佛像里面的兩個陰神投胎,當年紅陽教的兩名弟子另有機緣,從海外購得了一具神尸,參悟出了尸解之術。

    后來兩人被朝廷的高人鎮殺,藉此尸解,魂魄遁入了金佛之中,將里面積累的無數金銀財氣煉化,修成了陰神。

    最后憋寶人受朝廷指使,要破了他們的寄託。

    這才撈起金佛,卻被兩個僧道以銅臭之氣所殺。

    兩人的法體也因此被破,不得不投胎到了那玄陰之女的肚子里,然后一個在肚子里面升了仙,所以出生就是死胎,另一個便只能在人間繼續修行。

    后來村民們便讓那天后宮的道士帶走了那活下來的孩子,他成年之后,多行善事,常常給窮苦百姓施藥看病,活人無數,被稱為藥叉王。

    道士供奉著一具鬼胎,青面獠牙,人見了問起,他都說是自己的哥哥。

    於是大家就傳說他們哥倆是藥師佛身邊的夜叉王轉世。

    一個一出生就功德圓滿,解脫成了夜叉王,另一個還要在人間修行,做下四萬八千件善事,而且有夜叉王相護,任由何等惡人都害他不得。

    最后藥叉王六十歲后,果然做足了四萬八千件善事,壽終正寢。

    村民便在原來的彌勒廟上給他修建了一座廟宇,供奉藥師琉璃光王佛,而他和他哥哥便供奉在側殿,成了藥叉王和夜叉王!

    經過三皇會華醫師的介紹,洋人那邊也聽了德拉蒙德的翻譯,一個個臉上都顯出不以為然。

    嘉道理用卡美洛語和身邊的希林說:"真是古怪的故事?那兩個邪神一開始就在騙人對嗎?為什么他們依靠欺騙成了神后,會受這些東方人的信奉呢?"

    "而且這些人利用巫術成為鬼神后,難道不會害人嗎?"

    "我也沒聽出這和醫術有什么關係?難道信奉這樣的巫師,依靠欺騙來醫治他人嗎?"

    烏鴉也開口道:"教主也和我們提過此事,言說這里面有第五、第六司辰出手的痕跡!解脫的那個哥哥名為困敦,太歲在子曰困敦。其借金生水,水生木,斂聚金氣而生財,財流如水,本待在直沽扎根為木,生發枝葉,最后木生火,造反燎原,若是能平定天下,火便生土化為黃龍!"

    "但朝廷也有高人,未等水生木長大,便悍然出手,斬斷甲木。"

    "因此陽木不得不化為陰木,金殼潛入地底,而生陰水。"

    "最后朝廷找人想要再掘壬金、癸水,欲破乙木,哪里想他早有布置,尋來玄女之女,以玄女胎補癸水不足,最后成就先天乙木之胎,在腹中就尸解成仙。"

    "他本就練成了第四境。"

    "金生水又是一步,水生木又是一步,乙木大成已經是第六鏡的長生圣體!最后尸解成了火神,又藉助弟弟積累功德一甲子,甲木乙木共滋丁火,深藏地下化為己土,在前朝覆滅之時,又藉助前朝覆滅之時龍脈翻轉,扶助本朝登龍,而己土生金,最后陰五行輪轉,化為甲子諸神。"

    "乃是遁逃出此界的人物之一!"

    烏鴉說著叫人半懂不懂的話,頓了頓,繼續道:"但他是別人養的魚,與我等無關!"

    "反倒是他那個弟弟,積修一甲子的功德都給了哥哥,自己卻要從頭修起,好在這一次五行輪轉,將前世的道行化作了一副五臟藏,模仿了天后娘娘造人的神藏,又在數百年前尸解,就供奉在右殿!"

    "兄弟兩人一左一右,倒也對稱!"

    此話一出,三皇會的眾人悚然色變。

    華醫師凝重道:"你是說……隔壁那間偏殿供奉的,就是藥叉王本尊?"

    烏鴉點了點頭:"這尊是夜叉王,那尊是藥叉王的轉世法體。"

    "可是,明明是藥王之尊,積修甲子功德的大善人,怎么會轉世為一個青皮混混?"華醫師不可置信。

    "善人,醫師,道士,混混,皆是修行而已!他已經融匯前世功果,自開一脈道途,爾等修的就是他的法度,如今還不明白嗎?"烏鴉語氣森然。

    華醫師和三皇會眾人盡皆色變……

      倒是旁邊的洋人聽得半懂不懂,嘉道理問身邊的德拉蒙德道:"他們在說什么?以我的東大陸語言水平,居然一點都沒聽懂。"

    德拉蒙德也並不能完全聽懂,倒是旁邊的希林開口道:"他們在談論數百年前一尊神秘學大師的飛升之路!"

    "這里曾經是他飛升秘儀的一部分,好像還和東大陸的神秘學總綱——五行有關。"

    "飛升秘儀?"嘉道理驟然色變:"怎么可能?"

    "那些崇拜巫術的野蠻人是不是又把完全之人的長生儀式當成了飛升之路?把邪神當成了真神?三個紀元以來,只有救世主才能飛升,這間小破的廟宇中,怎么可能藏著一尊真神的飛升圣跡?"

    烏鴉也不理會他們,徑直轉頭對華醫師道:"此次醫學交流會,爾等不用再隱藏那《五臟真形圖》了!"

    "拿出來給洋人看看,讓他們知道五臟之形,並非只有他西洋人一家知道,而且五臟金木水火土五行輪轉,七情內蘊,對於其功能,我們早就更勝一籌!"

    希林從身旁的捲軸了拿出一副圖,站起來笑道:"我這里也有西方解剖學積累數百年才完成的解剖全圖,它幾乎窮盡了人體所有的秘密,器官骨骼,無不詳細。這就是西方外科醫術的根基,而且密大在其上,另有神秘學的闡發。包括顱相學,骨骼學和神經迴路學!"

    她解開繫著捲軸的帶子,將解剖圖緩緩攤開,掛在了一個木架上。

    卻見一副精細無比,包括了人體肌肉、骨骼形態,乃至詳細內臟器官的剖面和形態圖的赤裸人體出現在眾人眼前。

    三皇會那邊一下子就炸開了,好幾個老夫子站了起來,湊到解剖圖面前仔細端詳,有人吹鬍子瞪眼的罵道:"爾等解人尸體,這般精細的圖譜,得壞了多少具尸骸才能畫出來啊!"

    "損陰德,損陰德啊!"

    "好精細的圖……"也有醫師讚嘆道:"和我等觀察的五臟真形圖並不多少差別,而且更加通俗易懂。"

    "畫的像罷了!"有人不屑道:"他們按圖索形,探究其內理。但能解的都是死人,而五臟只有在活人體內,才能發揮五行運轉,營衛相生,諸氣沉降之能。有形無器,不過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三流大夫罷了!"

    "能剖死人已經不錯了!豈是人人都有敞肚……"

    華醫師說到一半,感覺不對,連忙閉上了嘴。

    "也不能這樣說,氣機運轉固然是生之理,但解剖死人得死之形卻也能由形入理,探究一些病源,而且窮形之理,只要能看到內臟形態的異化,便是一個學徒都能依形斷癥,可比我們望氣把脈,感受氣機快多了。我等非踏入第二步不能觀察五氣,非第三步不能觀氣望色。"

    "我們能望氣觀察氣色,他們能開膛破肚給人查探內臟嗎?"

    "這種只能看死人得病,看不了活人!"

    "若是能判斷人因何病而死,自然能反推總結癥狀,以狀查病,未必不能走出一條路來吧!"

    "那不是學一種病,才能治一種病的庸醫嗎?哪有窮究本源,依陰陽五行表徵入手,一通百通來得好。天下的病無窮無盡,這般一門一門的攻克,得學到什么時候去?"

    三皇會那邊劇烈的爭論了起來,希林卻喊人從船上送下來了一具尸體。

    尸體是一個高鼻子的洋人,躺在鐵床上,用白布蓋著,希林戴上手套,來到尸體面前,道:"這位先生是船上得了急病死掉得水手,船長委託我們弄清楚他的死因。"

    "為了驗證這幅解剖圖譜,我們可以現場解剖一具尸體,觀察他的器官是否與我帶來的解剖圖譜一致,同時也與諸位醫師討論他的死因,進行學術探索。"

    聽了這話,最保守的三皇會醫生已經失態站起。

    "殘害人尸體,還是當著我們的面,這些洋鬼子無法無天啊!"

    "不能這么說,那不也是一個洋人?洋人解剖洋人的尸體,和我們有什么關係?看個熱鬧罷了!"

    "我就知道洋鬼子來咱們這沒安好心,他們的教堂收斂尸骨,是不是都給這洋婆子練了手?"

    華醫師和三皇會的眾人湊到了一起,壓低聲音道:"這洋人的大夫是夠狠的,我看他們的醫術似乎從杵作起的,和咱們得路子大有不同,如此精細人體,說不定真能給咱們來一個下馬威。"

    "我看玄真教也不希望洋人出這個風頭,才提醒我們快點拿出《五臟真形圖》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