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游戏竞技 > 盛妝山河 > 第1315章 海晏河清

第1315章 海晏河清

蕭玄墨嘴角含笑點頭:“皇叔的心思,我明白。可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唯有立慕慕為未來的儲君,才能讓南儲繼續穩定昌盛下去了。”

“若想讓慕慕這個太子坐得穩妥,那就必須從根源上,遏制一切可能性。所以,我沒了孕育皇嗣能力這事,必須要昭告天下,杜絕那些有心之人的所有陰暗籌謀。”

蕭廷宴無論怎么勸說,都無法改變蕭玄墨的主意。

殿外下起了暴雨,這場風暴后,或許會恢復到以往的平靜中吧。

但關于皇權,關于權勢的爭斗,也許永遠都不會消失。

但他們的心,是融在一起的。只要他們是目標一致,任何人都無法撼動他們的理想與抱負。

太平盛世,百姓安居樂業,一直以來都是他們心之所向。

蕭玄墨的兩道圣旨,很快便頒發下去。

第一道圣旨,是關于處置郭家的。郭家不止荼毒殘害百姓,更是結黨營私,勾結皇后郭氏……雇傭江湖殺手,屢次刺殺宴王,毒害皇帝,意圖謀朝篡位。

郭家罪犯欺君,實乃誅九族的大罪。然陛下仁慈,不忍荼毒無辜生命,故此,郭家嫡系一派斬首示眾。其余旁系左枝九族,男嗣充軍,女眷貶為奴籍。

單是第一道圣旨,就徹底轟動整個前朝后宮……幾個時辰前,皇后懷孕的事情,剛剛流傳開來。

沒想到還沒到一天時間,原本該憑著皇后有孕,家族更加繁榮的郭家,卻頃刻間轟然倒塌,徹底覆滅。

第二道圣旨,便是蕭玄墨將自己的身體暗疾公布于眾,所以他決定,立宴王之子蕭慕昀為南儲太子。

一時間,前朝掀起了軒然大波。

那些臣子怎么都沒想到,蕭玄墨居然會身患暗疾,不會再有自己的子孫后代。

后宮那些妃子身后的家族,他們所有的野心與欲望,統統在這一刻徹底化為烏有。

沒人出聲反對,畢竟在蕭玄墨不可能再有子嗣的情況下,立宴王之子為太子,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很多人都清楚,蕭玄墨這個皇位,當初是屬于蕭廷宴的。

如今,不過是讓一切都回到原點罷了。

宴王府,云鸞抱著慕慕,仰頭望著窗外緩緩飄落下來的細雨。

她忍不住低聲嘆息一聲:“終究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她抬手,輕輕地戳了戳慕慕嬌嫩的臉蛋。

“還是個襁褓里的孩子,卻成了南儲太子。”

蕭廷宴攬住云鸞的肩膀,低聲安撫:“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我們就只能往前走。”

“放心吧,我會幫他鋪好未來的路。陛下那里,肯定也會另有籌謀。”

云鸞眼底滿是心疼,自古身為儲君,登上帝王者,肩上肩負著國家重任,他不能隨意地愛人,也不能意氣用事。無論什么事情,都必須要以國家百姓的利益為先……

為帝者……無不是孤家寡人,高處不勝寒!

但他既然托生為了皇家人,這也是慕慕應該肩負起的責任。

這場動蕩,終是緩緩的過去。

一個月后,蕭廷宴懷抱著慕慕,接受了立儲大典。

大典結束后,蕭廷宴提出告辭。

“北地這段時日有些動蕩,本王與阿鸞商議好了,三日后我們離京,前往北地。她還沒去北地看過,這次回去,或許我們會在北地長居。你若有什么要事,我們互通書信及時溝通。”

一山不容二虎。

京都他不能久留。現在是屬于蕭玄墨的天下,他必須要給他空間時間,讓他去施展自己的抱負。

北地才是他真正的家。

他也想帶著云鸞回北地,回他的家!

蕭玄墨很是不舍,他眼睛忍不住泛紅:“皇叔……”

蕭廷宴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地干,本王會在背后默默關注著你。等到慕慕十歲,本王便放他入京,讓他跟在你身邊,學帝王之策。本王相信,以后你一定能教導好慕慕,讓他也成為一個賢明的帝王。”

蕭玄墨當即便點頭:“皇叔放心,朕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慕慕交給朕,你放心就是。”

只是要等到十年以后,他確實有些不舍。

他緊緊地抱著慕慕,低頭親了親他臉蛋一下。

蕭廷宴笑著回道:“阿鸞舍不得慕慕,所以留慕慕在身邊十年,陛下,你要體諒一下,身為母親的慈愛之情。”

蕭玄墨啞然,再也說不出任何的挽留之語。

他自然也不想云鸞難過,品嘗那母子分離之苦的。

所以,他很快也就釋然了。

“好,那朕就等著十年后,慕慕入京。”

蕭廷宴抬頭仰望了閃著金光的宮檐:“本王相信,南儲的太平盛世,會在你們兄弟二人之間得到傳承。”

蕭玄墨眼眸微亮,頓時信心滿滿,干勁十足。

蕭廷宴與云鸞離開京都的那一日。

凡是相熟的,皆都到了城門口相送。

此一去,或許要十多載才能再見。

云傾緊緊的抱著云鸞,哭得像個淚人。

云鸞也是紅了眼睛,輕輕地拍著云傾的肩膀安撫:“沒事的,你要是真的想我了,你也可以去北地看我……”

云傾哽咽哭著點頭。

陳詠荷抱著慕慕親了又親。

云楓猛虎落淚,悄悄地抬起衣袖擦拭臉上的淚痕。

離別時刻,自然是非常傷感的。

可……人生總會有離別。

這次的離別,或許是為了下次,更好的重逢!

云鸞上了馬車,她掀起車簾,目光在蕭玄墨、云傾、周仝、云楓、陳詠荷的身上流轉。

她啞著聲音,沖著他們道別:“各位,山高水長……我們下次再聚。”

云傾哭著,撲入周仝的懷里。

陳詠荷難受地低頭抹眼淚。

云楓紅著眼睛,沖著云鸞扯著嘴角:“走吧,好好照顧自己和兩個孩子。我們會在這京都,等著你們回來。”

蕭玄墨抱拳,沖著云鸞蕭廷宴俯身。

蕭廷宴翻身上馬,目光幽深看著他們:“都回去吧……”

“再會!”

“再會!”

“一路保重。”

“后會有期!”

馬車緩緩地啟動,那些哭聲與不舍,統統都消融在漸漸遠去的馬蹄聲中。

歲月無聲,時光飛逝,他們各自的人生,這才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離開京城后,馬車路過了烈士墓園。云鸞與蕭廷宴下了馬車,一步步踏入墓園。

天空中飄著細雨,他們卻沒有撐傘。

云鸞在雨中走著,任由冰涼的細雨,落在自己身上。

她的腦海里,一點點浮現起那些逝世人的音容笑貌。

父親、母親、那些笑容燦爛真誠可愛的將士,那個與她同名卻死的慘烈的小四。

她一雙眼睛紅的厲害,她走到云傅清的墓碑前,屈膝緩緩跪在地上。

“父親,女兒要去北地了。這次過來,和你道別……”

“你希望的太平盛世,已然來了……河清海晏,時和歲豐。河清海晏,江山永固,天下升平。父親,你可看到了?”

“陛下之后,慕慕也會承擔起守護百姓的重任。這個天下,百年內將會再沒有殺戮,血流!”

海晏河清,朗朗乾坤,山川壯麗!

這盛世,如你所愿!

你與九萬云家軍的犧牲,沒有白費。

你們用血肉筑成的長城,將會長長久久,永遠刻在人們的心里。

和平,是每個人永遠的信念與祈求。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