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美文同人 > 是你要分手,我平步青云你舔什么朱志遠白雪 > 第517章 馬前卒

第517章 馬前卒

即然他無所謂,賀冰自然也不會阻攔,在賀冰想來,朱志遠后面是高柳呢,他們哪怕錢扔水里,又關她什么事了。

說起來她還惱火呢,旋翼機,她也在幫著高柳賺錢,真真氣死了。

朱志遠雖然可氣,好歹年輕健壯,在她身上賣力折騰,也讓她美不滋滋的,高柳有什么好處到她面前了?

從二紡的地,到旋翼機,高柳一直在挖她家的墻角,讓高柳多花錢,她只會開心。

于是一拍即合,八百萬美元,步蓮鞋廠就歸了朱志遠。

當然,打的還是鹿回頭的招牌,錢款合約,也在香港那邊經手過帳,朱志遠給查理打個電話就行,剩下的,查理都能處理好。

這在賀冰心中,反而更加深了朱志遠只是高柳馬前卒的認知,一個電話之后,啥事都可以不管了,那不等于就是探路的馬前卒,真正主事的,是高柳啊。

廠子到手,當即招工,開工。

賀冰人頭熟,通過熟人,在這邊招了一批中層管理人員,查理則從香港派了一個團隊過來,把管理層的架子搭了起來。

普工現招。

招工消息一出,來應聘的妹子一堆一堆的,不過第一期招的,是原先在步蓮鞋廠做過的,原先蘇昂多招了一千近兩千人,生產了幾十萬雙鞋子,這些都是熟手。

閑散三年,妹子有不少嫁人了,而朱志遠給出的要求是,嫁了人的堅決不要,為怕妹子隱瞞,他甚至成立了醫務室,說是入廠檢查,其實就只查一個東西。

他因此自己都得意:“來這邊討老婆,至少還是原裝。”

賀冰斜眼看他:“你還有處女情節。”

“我沒有。”朱志遠腦袋搖得象撥浪鼓:“但賀姐你可能不知道,國內那些光棍,好不容易,花高價娶個老婆,往往是二婚三婚,甚至是拖兒帶口的,虧啊,真是虧啊。”

“沒本事的人,本就不應該結婚。”賀冰冷哼:“動物就是這樣,沒本事,就淘汰。”

朱志遠無話可說。

招工非常順利,這上面,沒人搞事。

招個工搞什么事啊,要搞事,也等廠子起來了,賺錢了,妹子也發工資了,再搞嘛,那才有收益嘛是不是?

于是順利招了一千五百多人,開工。

鞋廠賺不賺錢,先不管,朱志遠就只看到一千五的妹子。

現在,就看國內了。

“我明天回去。”朱志遠對賀冰道:“如果順利的話,我會在最短時間內,搞一批光棍過來,這邊到時發點力,工會啊什么的,主動介紹拉對子,爭取過年之前,讓所有光棍全部脫單。”

賀冰聽著好笑,道:“行,我晚上弄幾個菜,預祝你的金棍計劃成功。”

所謂金棍計劃,是朱志遠開玩笑給命的名,不過后來他當真了。

光棍涂一層金,就是金棍。

國內那些光棍,國內女子看不上,但來了緬甸這些地方,再有一個象模象樣的工作,那就等于涂了一層金,絕對搶手。

很多人打光棍,有各種各樣的原因,男多女少,長像一般,性子沉悶,諸如此類。

但最最核心的原因,還是窮。

你只要有錢有權有勢,那就一切都不是問題。

國內沒有辦法,窮人想翻身,真的非常難,即便出去打工能掙點兒錢,在同村同鄉同樣出去見過世面的女孩子眼里,你仍然是窮鬼,仍然看不上。

但來了立固這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邊只要有一份一兩千塊一月的工作,就是絕對的白領甚至金領,那些窮人家的女孩,絕對會搶著嫁。

賀冰雖然覺得朱志遠搞這個事莫名其妙,但她內心也承認,朱志遠這個想法,是可行的。

晚上,賀冰親自下廚,弄了一桌子酒。

她開了一瓶酒,給朱志遠倒上,舉杯:“來,干杯。”

“干。”朱志遠跟她碰了一下,一口喝盡。

賀冰再又給他倒上,道:“我學著做了幾個緬甸菜,嘗嘗看,看我手藝怎么樣。”

“好。”朱志遠拿筷子。

筷子伸到一半,手突然一麻,筷子失手落在了桌子上。

“嗯?”朱志遠眉頭微鎖。

他感覺了一下,手發麻,不只是右手,左手好象也有,甚至整個身體都有一種軟麻的感覺。

他立刻知道不對。

“酒有問題。”

他心中一凝,抬眼看賀冰。

賀冰正笑吟吟的看著他。

朱志遠立刻知道了原因:“她在酒里下了藥。”

找到了根源,朱志遠也不去撿筷子了,身子后座,靠在沙發上。

他的臉上,慢慢漾開笑意。

賀冰也在看著他,賀冰知道他發覺了,但朱志遠的反應,有些出乎她意料之外。

“賀姐,哦,小冰冰,你又玩什么花樣?”朱志遠笑問。

賀冰也笑起來:“你不是喜歡玩花樣嗎?明天要回去了,今天我跟你玩個獨特一點的,請你嘗嘗鮮,好不好?”

“好啊。”朱志遠笑,上下打量賀冰:“不過小冰冰啊,你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我都玩過了,還有什么新花樣啊。”

“肯定有啊。”賀冰笑容微斂:“不過在玩之前,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還有問答環節啊。”朱志遠卻依舊在笑著,道:“好啊,請問。”

賀冰盯著他,眼光微冷:“你在東城大學的時候,有個女朋友,叫白雪,是不是?”

她這話一出口,朱志遠立刻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

這一下,他真的笑了起來。

“是。”朱志遠笑著,腦袋仰在沙發靠背上:“白雪啊,還真是蠻漂亮的,那皮膚,又白又嫩,真的象雪一樣呢。”

賀冰嘴角微微一撇,道:“白雪的新男友,叫賀義,你知道吧。”

“知道啊。”朱志遠看她:“我們見過面。”

“賀義是我的侄子,你也知道吧。”賀冰再問。

“哈哈。”朱志遠笑出聲來:“知道。”

“賀義搶了你前女友,你就玩了他姑姑,是不是很得意?”賀冰銀外微咬,有點兒咬牙切齒的味道了。

“哈哈。”朱志遠笑聲更大,他上下打量著賀冰,道:“是的,很得意,得享受,很開心。”

“果然。”賀冰咬牙。

“什么果然?”朱志遠卻突然反問了。

“你玩我就是為了報復賀義搶了你女朋友。”賀冰叫。

“我承認,玩你,我很開心,也很享受,不過有兩點,我需要說明一下。”朱志遠伸出兩根指頭。

“你說。”賀冰冷聲叫。

“一,不是賀義搶了我女朋友。”朱志遠道:“是白雪她媽媽逼她跟我分手,然后,賀義才認識的白雪,如果白雪她媽媽不逼她跟我分手,就賀義,不可能從我手中搶走白雪。”

他這話,賀冰認可。

她眼中的朱志遠,深沉陰狠,思維天馬行空,做事卻即穩又狠,她活了三十多歲,自懂事以來,她見過的男人里,綜合素質,朱志遠絕對能排進前三。

賀義跟他比,真正提鞋都不配,想從他手中搶走白雪,完全沒可能。

“第二呢?”她問。

“第二。”朱志遠要笑不笑的看她一眼:“那個啥,賀姐,我打你屁股,是因為旋翼機吧。”

賀冰想了想,點頭。

“那是我逼你去生產旋翼機的?”朱志遠問。

這個問題一下把賀冰問住了。

對啊,她和朱志遠之所以碰到一起,搞出后面一堆的事情,首因就是旋翼機,可她生產旋翼機,是她自己的想法,不是朱志遠逼她騙她哄她的啊。

見她啞聲,朱志遠嘴角笑意更濃:“我已經打了你屁股了,你卻仍然不汲取教訓,回來后,一而再,再而三,又是比拳,又是撈珠,游戲,都是你選的吧。”

賀冰再次啞口無言。

朱志遠并沒有利用手中的權力財勢,找她的麻煩,首先是她想山寨旋翼機,惹上了朱志遠。

然后,在非洲給朱志遠打了屁股,回來,各種不甘心,再又挑釁,再又給打屁股,最終,徹底落到他手里。

這些能怪他嗎?

難道不是她自找的嗎?

“但你知道我是賀義的姑姑。”

賀冰惱恨的叫。

她只能抓住這一點。

她是女人,女人不需要講理,女人也從來不講理,只要抓住一點,發泄情緒就行。

朱志遠太了解女人了,他笑起來:“是啊,所以玩你的時候,我特別爽啊。”

賀冰騰地站起來,她狠狠的瞪著朱志遠:“但你就沒有想過,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

“所以呢。”朱志遠笑問:“小冰冰,現在,是你玩我了,你要怎么玩?有點新花樣沒有,別讓我失望哦。”

“肯定不會讓你失望。”賀冰笑了,她伸手擊掌:“出來吧。”

隨著她聲音,一邊的門打開,出來兩個女子。

這是兩個極為艷麗的女子,五官精致,身材更是極為火爆。

朱志遠卻有些失望:“我說小冰冰啊,你這怎么越玩越回去了呢,上次都還有四個,這一次,居然只有兩個了?”

“她們不同。”賀冰嘴角噙著笑意:“她們表面是女,內里是男。”

“人妖?”朱志遠眼珠子霍地瞪起來。

“沒錯。”看到朱志遠的反應,賀冰終于有點兒開心了:“我特意讓人從泰國那邊找來的,很出名哦,價格很高,他們走這一趟,一人要十萬美金呢。”

“十萬美金。”朱志遠上下打量那兩個人妖,點頭:“賣像確實不錯。”

“技術也很好哦。”賀冰笑:“包你滿意。”

說著,她去旁邊柜臺上,拿了一臺手持攝像機出來,道:“我的技術,也不錯的,也會讓你滿意。”

“可我不滿意啊。”朱志遠叫:“我只玩女人,不玩人妖的。”

“可以讓人妖玩你啊。”賀冰咯咯笑。

“不要。”朱志遠看著她,一臉哀求:“賀姐,冰冰,寶貝,甜心,我不要,我們兩個來玩好不好?”

“不好。”賀冰給他叫得心里發麻。

雖然給朱志遠玩了讓她惱恨,但必須承認,這死人太會玩女人了,給他玩,她其實真的樂在其中,就這么給他叫得兩聲,她心里都有些發軟了。

不過她是個性子堅定執拗的女人,最重要的是,朱志遠太強了,是一個真正的寶藏,所以,她一定要把他抓在手里。

她對那兩個人妖一偏頭:“上,好好服侍朱先生,表現好了,我給你們的酬勞加倍。”

“多謝夫人。”

一聽酬勞加倍,兩人妖齊感振奮,道了謝,一左一右就向朱志遠撲過來。

朱志遠突然一張嘴,一口血噴出來。

賀冰吃了一驚。

她這個藥,是讓龍雄找來的,是泰國那邊專用來玩女人的藥,人吃下去,身子發軟,手腳發麻,但頭腦清醒,而且神經特別敏銳亢奮,是用來助興的最好的藥。

但朱志遠吐血是怎么回事?

“沒聽說過這種藥吃了吐血啊。”

她心下暗凜。

她找兩個人妖來,是想做一個把柄,把朱志遠抓在手里。

朱志遠是官員,玩普通女人就已經很麻煩了,如果是人妖,那絕對是天坑,朱志遠只要跌進去了,沒人能把他撈出來,他自己不行,高柳也不行。

這個把柄,只要做成了,朱志遠就絕對脫不得她的手。

但她并不想傷害朱志遠,一是不敢。

朱志遠是官,而且是副廳的高官,高東紅又是市長,真把他搞死了,高東紅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賀家的根,可是在國內的,她是真不敢把事情做絕。

另一個,則是沒必要,在心底的最深處,她真的很欣賞朱志遠,哪怕是做為女人的本能,她也欣賞朱志遠這樣的男人,太強了,太會玩了。

這樣的男人,抓在手里就行了,要他命,她真沒這個想法。

“你怎么回事?”她忍不住問。

“怎么?”朱志遠笑:“還有些擔心我啊,看來古話沒錯啊,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話說賀姐,你數過沒有,我們有一百次沒有?”

“呸。”賀冰呸了一聲,臉上卻不由自主的紅了一下,對那兩名人妖道:“你們還在等什么?”

兩名人妖先也給朱志遠吐血嚇到了啊,這會兒給賀冰一催,又一左一右撲過來。

朱志遠本來是坐在沙發上的,這時突然站起來,雙手齊伸,同時捏著兩名人妖的脖子,對頭一撞。

怦。

一聲悶響。

兩名人妖同時暈了過去。

這可太意外了。

賀冰本來已經把手持攝像機放在了眼前,這個意外,讓她一下呆住了。

朱志遠卻要笑不笑的向她走過來。

賀冰醒悟過來,驚訝的瞪著朱志遠:“你……你,沒喝酒?”

“喝了啊。”朱志遠笑:“我先又不知道你要對付我,怎么會不喝。”

這是實話,賀冰先前完全沒流露要對付朱志遠的意思,這些日子,同吃同喝同睡,隨便朱志遠怎么玩她,她都百依百順,朱志遠怎么可能防備她。

“那……那……你……”

“呵呵。”眼見賀冰驚愕,朱志遠呵呵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