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美文同人 > 仙都 > 第三節 定世之錨

第三節 定世之錨

    神念為天魔本源氣侵蝕得千瘡百孔,暴戾,貪婪,瘋狂,絕望,悔恨,沉淪,無數負面的心緒糅雜在一起,無法滌凈,也無從剝離。短短一剎,魏天帝體悟到契染經歷的一切,從巔峰跌落深淵,一步錯,步步錯,即便是他的一縷神念,也無法時刻保持清醒,須知混沌之下,萬事皆有可能,即便是上尊大德,亦非長存不滅

    。然而墮入深淵不是他的錯。契染福緣深厚,原本當由魔入道,執掌六欲法則,立于諸天萬界之上,追隨天主矢志不渝,固守殘破的“陷空境”,以一己之力拖住解升道人,粉身碎骨,寸步不退。那是一幕悲壯的尾聲,那是一出慘烈的結局,天域破碎,星辰隕落如雨,“道爭”的一粒沙落在大德肩頭,便是令人絕望的滅頂之災

    。

    當你選擇了一種可能,也就失去了其他可能,當你選擇了一種未來,也就撲滅了其他未來,契染的命運是他一手造就,也被他親手所扼殺。撥弄光陰長河,將未來投入現世,此舉影響深遠,意料之外的后患正漸次浮出水面,不過在魏天帝看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兵行險招為他贏得了足夠的時間,

    與此相比,趙元始與契染的意外隕落就顯得不那么重要。正當沉吟之際,一個念頭忽然闖入腦海,他不覺皺起眉頭,權衡良久,伸手輕輕摘下“黑日隕星”,剎那間天地動蕩,星辰搖曳,“陷空境”如同汪洋中的一條船,一忽兒被星力拋上高空,一忽兒又跌落谷底。虛道殿內云氣蒸騰,元邛道人率先反應過來,推動道法鎮下動蕩,虛龍、虛宙、虛頂、虛人、虛輕諸殿慢了半拍,

    齊齊發力穩住“陷空境”。“黑日隕星”落于掌中,星光纏繞有如實質,魏天帝掌控星力,心念落處喚出光陰長河,濤聲轟鳴,驀地卷起滔天巨浪,下一刻被生生按落,蟄伏于虛空殿內,曲折如帶,盤旋如龍,每一滴水都蘊藏一處天地,一剎光陰。魏天帝舉目望去,眸光閃動,尋覓良久仍一無所獲,未能找到多年前錨定的未來,內心深處仿佛缺失

    了一角,令他隱隱感到不安。當初魏天帝以星軀為錨桿,以周吉、契染、郭傳鱗為錨爪,將過未來錨定于現世,補全法則,踏出登天的一步。三界本源不斷侵蝕意識,法則的同化愈來愈猛烈,憑借定世之錨,得以執定自我不動如山,立于諸天萬界之上,成就上尊大德。世易時移,如今過去之錨已折斷,未來之錨不可尋,這是攪亂光陰長河必須付出

    的代價,即便神通廣大如魏天帝,一時也無可奈何。不同于無妄子、革真人、渾天老祖三位天主,魏天帝并未執拿根本道法,根本道法最強的一點在于“無中生有”,無論覆滅多少回,只要不入永寂,靈性未滅,都可藉道法重歸現世。但魏天帝卻無此神通,一旦過去未來被道法抹殺,殃及現世,固然不至于身死道消,神通削損卻在所難免,到那時,只怕連“黑日隕星”都有

    失控之虞。對魏天帝而言,定世之錨既是他得道的根基,也是他護佑現世的屏障,不可缺失。他沉思片刻,起心意推算一番,神念如電,于光陰長河內找到七曜界,混沌一氣洞天鎖靜靜沉在淵海之底,為泥沙掩埋,晦暗無光,氣息不泄。洞天鎖內靈機生生不息,悄然衍化天地萬物,自成一體,那是冥冥中最隱秘,也最為牢固的錨

    爪,當年的一招閑手,如今已成為不可或缺的“棋筋”。魏天帝矚目良久,徐徐收回神念,沒有去觸碰混沌一氣洞天鎖,任憑它淹沒在水滴中,無跡可尋。水聲潺潺漸低漸遠,他心中若有所思,雖有隱患,但大勢已定

    ,“黑日隕星”在握,無妄子與革真人輕易不會啟釁,他有足夠的時間修復定世之錨,補全缺失的錨爪。思忖已定,魏天帝隨手驅散光陰長河,將諸位大德同道喚入虛空殿,斟酌言辭,周知前因后果。舊日已落新日已生,“道爭”降下帷幕,暫時告一段落,眾人身處其中,渾渾然,昏昏然,如盲人摸象,未睹全貌,直到此刻才恍然大覺,相對如夢寐,心頭為之一松,沐浴在“黑日隕星”的光芒下,周身法則翻涌,道行各有長

    進。“陷空境”內靈光此起彼落,星云緩緩轉動,氣機與“黑日隕星”相勾連,渾然如一。妙元天無妄子、清元天革真人先后收回目光,沉默不語,過得片時,革真人嘆息道:“大勢已成,無懈可擊,便是以‘幽冥劍’傾力斬去,也不過傷其皮毛,撼不動那顆隕星。雖無道法,卻勝似道法,誰能料到,虛元天竟死灰復燃,猶勝于瞿

    魚龍鼎盛之時……”無妄子“嘿”了一聲,又將目光投向玄元天,星辰寥落,“清靈云海”若隱若現,氣意此消彼長,非復往日盛況。他心中微微一動,轉念又搖了搖頭,魏天帝與渾天

    老祖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絕不會坐視不理,各個擊破的想法,卻是提也休提。革真人拿得起放得下,這一輪“道爭”沒占到什么便宜,卻也損失不大,他哈哈一笑,向無妄子微一頷首,拂袖而去,徑自回轉“十二碧城”,毫不猶豫回顧。無妄子卻有些放不下,從“妙玄論道”算起,妙元天損失最大,連上尊大德都折了好幾個,到頭來水中撈月,兩手空空,反倒豎起一個棘手的對頭。目送革真人飄然遠

    去,他不禁有些羨慕,事已至此,懊悔無濟于事,無妄子只得記下這筆賬,留待日后一并清算。他屈指朝肩后一彈,食指彈在劍柄之上,“幽冥劍”嗡嗡作響,似有些委屈。無妄子低低笑道:“革真人說你傾力斬去,也不過傷虛元天些許皮毛,有沒有小覷了

    你?”幽冥劍似有忌憚,不敢接嘴,很快沉寂下去。無妄子嘆息道:“是啊,單是一片元年隕星,就有撲滅大德之力,如今他手握一整顆隕星,叫人怎不忌憚……”聲音漸低,透出許多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