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科幻灵异 > 重生八零,糙漢老公不禁撩 > 第504章 番外(大結局)

第504章 番外(大結局)

媽,媽,快起來,市里新開了一家綜合大商場,聽說有好多明星來表演,咱們也去湊湊熱鬧!”

江城老烏山下的老洋房里,正在做美夢的白棉被一道突如其來的聲打碎夢境,被迫睜開眼瞪著眼前這張不輸于當紅女明星的明艷臉龐:

“賀嘉言,你是不是又皮癢了?”

賀嘉言眨了眨與父親一模一樣的眼眸,表情顯得無辜又可愛:

“媽,我是你最最喜歡的貼心小棉襖,你怎么會舍得打我呢。”

白棉一陣無語,這妮子順桿往上爬的本事,跟自己年輕時簡直一模一樣,總是讓人無可奈何。

想著這妮子好不容易放假,今天又沒有其它重要的事,白棉只好掀開被子下床穿鞋:

“下午我要和你爸出門約會,陪你的時間不多,你不如再叫上幾個好朋友,晚點還能一起吃個飯。”

說到這里,她又開始念叨:“這幾天你爸有些不對勁,不知道在忙什么,有時候打電話說不了幾句就匆忙掛斷,還不按時回家吃飯……”

賀嘉言憋笑憋的辛苦,一開口就是給父親解釋:

“可能是在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早些年爸剛調到江城,每天忙到半夜才回家,媽還有我和哥都會等著。”

白棉來到衣帽間,一邊搭配今天要穿的衣服一邊被女兒的勾起回憶。

十五年前賀驍抓住機會申請調職到江城,一家四口總算結束兩地分居的日子,一起住進老烏山這棟老洋房里。

這些年賀驍步步高升,已經成為省軍區一把手,一天到晚忙得不可開交,有時回家吃晚飯的時間都沒有。

今天下午好不容易能夠休息半天,結婚二十多年的夫妻倆決定約會。

年近五十的白棉皮膚依然緊致白皙,看不到斑斑點點,只有眼尾的幾道細紋訴說著歲月的流逝。

她坐在梳妝臺前,往臉上抹了水乳畫了眉毛和口紅,整個人的氣色就蹭蹭蹭的上來了。

隨后拿起梳子隨便梳起一個高馬尾,配合一身休閑的服飾,看起來朝氣蓬勃完全不像快五十歲的人。

賀嘉言湊過來,望著鏡子里的兩張臉感嘆:

“媽,你太年輕太漂亮了!上次你去學校看我,同學們都以為你是我姐姐!”

不僅說媽媽像姐姐,還說明明是母女,她和媽媽的氣質差太遠了。

哼,媽媽是華國著名的女企業家,還是國內富豪榜上前五名唯一的女富豪,經常能從報紙上、電視上、網絡上看到媽媽的身影。

她比不上媽媽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那些人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的崽酸,嫉妒她有個漂亮又強大的媽媽!

“行了行了,別拍你媽馬屁,趕緊去開車。”

白棉把手機往褲兜里一放,不客氣地指使女兒:“先去福滿樓,我要過去吃早餐,給我多點一份桂花湯圓米酒。”

賀嘉言雙手抱拳,俏皮眨眼:“遵命,母親大人!”

母女倆從車庫里開出最低調的一輛,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福滿樓,服務員們熱情服務,臉上的笑容無懈可擊。

自從去年有網友在網上曝光白棉女士在福滿樓用早餐,數不清的本地人外地人過來打卡,讓這個不溫不火的店面,當年的營業額直接翻三倍。

福滿樓也抓住機遇,積累了大量的回頭客,每個月的客流絲毫不比去年差。

老板為了表達感謝,特意為白棉女士開辟專有包廂,確保她隨時可以進門用餐。

白棉吃飽喝足,就在賀嘉言的催促下上車,一路趕往她所說的新商場。

結果車子卻開進一個五星級大酒店的地下停車場。

“賀嘉言,你搞什么鬼。”

白棉接下安全帶,狐疑地盯著繞過來給她開車門的閨女:“別告訴我人家明星在酒店表演。”

賀嘉言拉住她的手,一臉神秘地說道:“媽,你跟我來就行了。”

白棉愈發覺得有古怪,不知道這妮子想干什么,便下車跟著她乘電梯一路到頂樓。

電梯門打開,白棉就聽到走廊里傳來紛亂的人聲,人還真不少。

難不成那家新商場的開業活動,真的在這家酒店進行?

哪家的活動策劃這么離譜啊!

這要是她的下屬,當天就得收拾東西走人!

沒等白棉弄清楚是不是,就被賀嘉言帶到一個安靜的大套房。

定睛一看,里面有十幾個男男女女來回忙碌,偌大的客廳里掛著幾十套華麗禮服。

看到進門的母女倆,里面的人立馬停止說笑,滿臉恭敬地迎上來:

“白總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

白棉徹底不淡定了,壓迫感十足的盯緊賀嘉言:“你到底要干什么?”

賀嘉言的表情愈發神秘:“媽,你在這里乖乖化妝,我保證有驚喜!”

白棉心里有所猜測,正想揪著這個皮妮子問清楚,誰知下一刻這妮子腳底抹油直接走了,還不忘帶上門說一會兒就回來。

白棉還真想知道這個驚喜是什么,沖面前十幾個等待服務的人微微一笑:“開始吧。”

女人天生麗質,年輕時描個眉涂個口紅就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隨著年齡增長,需要出席的商務場合越來越多,她也有了專門的化妝師,不出門或是私人出行時,她都是素面朝天。

今天被十幾個人員一起服務還是頭一遭,仿佛要把她臉上的每個毛孔,每根汗毛都精心上一遍妝容。

白棉不知道這是國內頂級的化妝團隊,服務費用不菲,是娛樂圈明星們排隊等的存在。

一個小時后,白棉身著一襲鑲滿珠光寶石,在燈光下熠熠生輝的銀色魚尾曳地禮服,從旁邊的試衣間走出來,瞬間看待了候在外面的幾名工作人員。

天,太美了!

怪不得網上盛傳白氏集團總裁,是全球第一美女總裁。

這長相、這氣質,這氣場,要是去闖蕩娛樂圈,哪還有別人什么事啊!

所有人看得發呆,直到有人的手機響了好幾遍,還是白棉提醒,這些人才如夢初醒,趕緊去找各自的電話。

最后是負責人接通電話,到角落里說了什么又很快掛斷,朝著白棉走來:

“白總,您先在這里坐一會兒,賀小姐馬上就來。”

白棉頷首,示意他們可以離開。

等房間里沒別人了,她坐在梳妝臺前,欣賞鏡子里妝容精致,似乎只有雙十年華的女人,白棉自己都有點不敢認。

嘖嘖,老天爺對我是真愛!

白棉心里美滋滋,對這張臉愛的不行。

欣賞了沒多久,門口傳來細微的腳步聲,她以為是賀嘉言那妮子,頭也不回地問道:

“妝畫好了,禮服也穿了,現在你可以說出驚喜是什么了吧?”

話音落下,卻沒聽到回應。

白棉有些納悶,一回頭卻撞進一雙透著驚艷的眸子里。

“賀驍,你怎么在這里?”

白棉驚訝地站起身,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喜意,隨即她就發現了不對勁。

這家伙怎么也穿上禮服了?

不得不承認,這家伙都五十多歲的人了,身材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和年輕時候沒有太大變化,走到外面依然是帥大叔一枚。

往日兩人到湖邊散步,遇到的小姑娘總會停下來瞅著他的臉看。

如今穿著這身剪裁得體的禮服,更顯得他豐神俊朗,看得人“食指大動”,只想親手剝掉這層外衣。

咳咳,不能想不能想,一把年紀咱們得正經!

白棉狠狠鎮壓心頭的蠢蠢欲動,剛要張口問今天是什么日子,男人三步并兩步走到跟前,深邃的眼眸里全是妻子的倒影:

“小白,你真美!”

攜手二十多年,夫妻倆對彼此的稱呼始終沒變。

“你也很帥!”

白棉笑瞇瞇地夸男人,越看越喜歡:“快說,今天你們母女到底有什么驚喜給我?”

賀驍握住她的手,粗糲的指尖與白皙的柔嫩交相輝映:“跟我來。”

白棉沒有一絲遲疑,握緊男人的大手跟上他的腳步,嘴上忍不住吐槽:

“你也真是的,都一把年紀了還跟嘉言胡鬧。要是不夠讓我驚喜,今晚就罰你們父女倆做大餐給我吃!”

賀驍含笑應下,溫柔繾綣的目光始終沒有從妻子身上離開。

穿過長長的走廊,白棉沒有見到一個人。

直到走到頂樓大廳門口,高達數米的兩扇大門從里面打開,一陣熱烈的鼓掌聲震動了白棉的鼓膜。

看著大廳里的場景,白棉驚呆了。

這是來到婚禮現場了嗎?

很快,她的目光穿過一堆堆盛放的鮮花,看到了一張張熟悉的臉。

有不肯進城,就喜歡待在村里種菜養雞的爸媽和婆婆,有在國防大學念書說好不回家的兒子賀嘉行,有站在臺上充當主持人的女兒賀嘉言。

還有大姐一家四口,小弟一家三口,以及周興旺夫婦,馮婉麗夫婦,趙菲菲……所有的親朋好友齊聚一堂,俱是笑盈盈地看著他們。

“賀驍,這是……”

做了多年霸道女總裁的白棉罕見的愣住,抬眸看向身側同樣滿含笑意的男人。

“小白,今天是我們定情二十五周年紀念日,這些年一直遺憾沒能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雖然你不介意,但是我想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補給你。”

不是結婚紀念日,是定情紀念日,他從來沒有忘記。

白棉瞬間紅了眼眶。

原來這個男人一直記得啊,怪不得從來沒有在結婚紀念日有所表示,在他心里只有定情的日子才是他們的紀念日啊!

“賀驍,我很驚喜,很高興……”

白棉看著男人,心間被一股巨大的幸福填滿:“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賀驍緊緊握住她的手:“往后余生,不負所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