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 第三十七章 腹黑的大都督

第三十七章 腹黑的大都督

  卻說老夫人打算下山后,二夫人立即讓貼身丫鬟去尋陸玲瓏,哪知人沒尋著,倒是帶回了陸玲瓏被錦衣衛抓走的消息。

  二夫人花容失色:“你再說一遍!玲瓏被誰抓了?”

  “錦、錦衣衛!”丫鬟害怕地回答,“還有大少夫人和她的丫鬟檀兒,她倆也被抓走了。”

  陸二爺皺眉道:“錦衣衛抓芊芊她們做什么?你是不是弄錯了?”

  丫鬟哽咽道:“奴婢、奴婢親眼瞧見的!”

  陸二爺忙問:“人在哪兒?”

  丫鬟抬手一指:“剛……剛出寺廟!”

  陸二爺緊趕慢趕地追了上去,不多時,神色凝重地回來了。

  “如何?”

  二夫人著急地問。

  陸二爺嘆道:“是錦衣衛,大都督在寺廟遭遇了行刺,玲瓏和芊芊又恰巧在附近,錦衣衛懷疑她倆將刺客引過來的。”

  二夫人驚詫:“大都督也在寺廟?”

  陸二爺道:“方才那個孩子……就是都督府的千金。”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皆變。

  那個被孟芊芊抱了一下午的奶娃子……居然是陸沅的女兒?

  難怪那位嬤嬤衣著不凡,明明是下人,卻穿得比大戶人家的夫人也不差。

  二夫人道:“我們又不知道她是陸家的千金……還有這干玲瓏何事?玲瓏又沒抱孩子……她就是嫌這孩子吵才離開禪房的!早該聽玲瓏的,少多管閑事!這下好了!被當成刺客抓了!還把玲瓏給連累了!她怎么盡給家里惹事兒了?”

  這話陸母不愛聽,陸母正式道:“芊芊怎么連累玲瓏?依我看,是玲瓏自己跟上去的吧?”

  陸玲瓏愛找孟芊芊的茬兒,不是一次兩次了。

  二夫人反駁道:“孩子是她招惹的!她不招惹都督府的人,能惹一身騷!”

  老夫人冷聲道:“夠了!佛門乃清凈之地,吵來吵去像什么樣?先回去再想辦法!”

  二夫人小聲嘀咕:“娘是怕被都督府的人一并抓了吧……”

  陸二爺瞪了她一眼。

  老太君睡著了,此事暫未驚動她,陸母在寺廟外雇了一頂轎子,將老太君抬下了山。

  陸行舟帶林婉兒見完少年天子后便立即下了山,是陸家人回了府,他才知自己離開后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

  他正在陸凌霄這邊。

  父子二人聽完下人的稟報,齊齊陷入了沉思。

  陸行舟若有所思道:“大都督前不久剛遭遇了行刺,身負重傷,陛下就是以為他在府上養傷,才會秘密出宮。沒想到啊沒想到,他竟在寒山寺!此人當真狡詐多端!莫非……他發現了陛下召見婉兒的事,故意給我們陸家一個下馬威?”

  陸凌霄濃眉一皺:“父親,你帶婉兒去見陛下了?這么做,會讓婉兒有危險的!”

  陸行舟道:“陸家會保護她,陛下也會保護她!”

  陸凌霄握拳道:“陛下尚未親政,一舉一動皆受陸沅掣肘,我怕陸沅會對婉兒下手!”

  陸行舟道:“她有用,陸沅不會殺她。”

  陸凌霄仍不贊同父親的做法,盡管他也希望能替陛下盡早鏟除陸沅,但他絕不希望將婉兒牽扯進來。

  他掀開被子起身。

  陸行舟古怪地問道:“你做什么?”

  陸凌霄拿了衣裳:“去一趟都督府。”

  陸行舟還想說什么,陸凌霄已經穿好衣裳出去了。

  門口,他碰到了來探望他的林婉兒。

  他怔了下,說道:“不是讓你別來嗎?我身上全是金瘡藥,對胎兒不好。”

  林婉兒戴著面紗,打著手語道:將軍傷勢未愈,這么著急,是為了大少夫人的事嗎?

  陸凌霄沒有否認。

  林婉兒接著道:清者自清,我想,大少夫人不會有事的,等大都督查明了真相,應該就會放她回來了。

  道理是沒錯,可陸凌霄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陸凌霄搖搖頭:“你不了解陸沅,此人心狠手辣,濫用私刑,孟氏與玲瓏落在他手里,萬一被用刑……”

  林婉兒問道:你是擔心屈打成招?

  陸凌霄一愣。

  他沒想過這個,他只是不希望陸家的女眷被都督府的人折磨。

  林婉兒望進他的眸子,比劃道:如果陸沅讓她污蔑你,你會怪她嗎?

  這個她自然是指孟芊芊。

  陸凌霄終于察覺到哪里不對勁了,明明被抓走的是兩個人,她提及的始終只有孟芊芊。

  陸凌霄深吸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婉兒,我去救她,是因為她是我的妻子,我對她有責任。”

  林婉兒眼眶紅紅的:你昏迷不醒時,她守了你三天三夜,你當真對她沒有半分心動嗎?

  “她守著我是為了……”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陸凌霄又要內傷了。

  可他也不能解釋什么,畢竟他也是要面子的。

  他握住林婉兒的手:“你放心,我心里只有你,不會再愛上別的女人。”

  林婉兒輕輕地依偎進他懷中,在他手心寫道:將軍,婉兒只有你了。

  都督府,汀蘭苑。

  陸沅已經蘇醒,慵懶地坐在精致奢華的官帽椅上。

  太醫為陸沅重新包扎了手背,拿起白布上的血跡,對陸沅道:“大都督,此乃苗疆三大奇毒之一的樓蘭煞,劇毒無比,若不能在三個時辰之內解毒,便會毒氣攻心而亡。”

  錦衣衛指揮使臉色大變:“那大都督——”

  太醫道:“幸而大都督被銀針封穴,及時護住心脈,也散掉了不少毒素,否則即便有老夫這顆解毒圣藥,也為時晚矣。”

  陸沅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里的銀針:“下去吧。”

  “下官告退。”

  太醫走后,錦衣衛指揮使納悶地說道:“陸少夫人懂醫術?陸凌霄知道自己夫人如此深藏不露嗎?還有,您為何救她?她自己闖進來的,被誤殺就誤殺了……”

  陸沅淡淡抬眸:“刺客抓完了?幕后主使審出來了?活夠了?”

  錦衣衛指揮使奪門而出:“郁子川!你死哪兒去了?審犯人了!”

  廂房內,檀兒橫在板凳上睡著了。

  陸玲瓏中途醒了一次,得知自己被當成刺客抓來了都督府,又嚇暈了。

  孟芊芊靜坐在房中,回想著禪房里發生的事,越想越不對勁。

  陸沅被行刺不奇怪,想他死的人太多了,怪只怪自己倒霉遇上了。

  陸沅救她,多半是看了寶姝的面子,可他明明可以推開她,這樣既然救了她,也不會讓他自己受傷。

  他……在試探她!

  試探她的武功,甚至……不惜以身試毒,試探她的醫術。

  孟芊芊一點點捏緊了手指。

  她被這個男人擺了一道!

  他就不怕自己不救他,或是救不了他?

  一個狠起來連自己都不放過的男人,瘋子……陸沅是個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