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小說網 > 武侠仙侠 > 重生:老婆關了我的呼吸機 > 第485章 “跑團”做大了

第485章 “跑團”做大了

聽張乃文這么說,程驍疑惑道:“不過是女員工的短信而已,又不是捉……至于嗎?”

他想說的是“捉奸在床”,有秦葭在這兒,就只說一個字,沒有必要全部說出來。

秦葭卻扯了扯程驍的衣襟:“哥哥,我們先走吧!別打擾張總監休息!”

程驍知道她有話說,只好撂下一句“你早點休息”,就和秦葭匆匆下樓。

回到他們的車里,秦葭已經醒酒,她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問道:“哥哥,知道我為什么要拉你走嗎?”

“為什么?”

“你覺得,老張的老婆會因為一條普通短信而發火嗎?”

程驍想了想:“以我對何田田的了解,她應該不會!”

秦葭又說:“我聽說,公司里有個女員工對老張盯得很緊,不介意他結過婚,不介意他有孩子,不介意他還沒離婚!老張接到的那條短信,應該就是這個女員工發的。你還覺得這是一條普通的短信嗎?”

“肯定不是啊!肯定會有曖昧的元素!”

“聰明!你是不是就收到過這樣的短信?”

“我沒有,從來沒有!”程驍連連搖頭,“這些事,我怎么從來沒聽你說過?”

秦葭笑道:“你是公司的掌舵人,很多大事你都管不過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就自己處理了!”

“你也是一直都在辦公室里,這些小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女人嘛!女人都八卦的!”

秦葭說著,將車子拐了一個90度。

程驍看著眼前這條街:“你是不是走錯了,我們以前從來沒有走過這條路!”

秦葭說道:“這條路上新開一家公司,我讓你看看!”

程驍又詫異了:“新開的公司?誰的?是我的競爭對手嗎?”

“好網”的競爭對手是“亞馬遜”、“淘寶”、“京東”,程驍不相信這三家敢在他的鼻子底下開分公司。

秦葭笑道:“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車子剛剛駛出二百多米,程驍眼前一亮,只見前面的“江南大廈”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霓虹廣告牌——“跑團”。

程驍又驚又喜:“這是小虹搞的?”

秦葭減緩車速,同時在程驍的大腿上輕輕地掐了一下:“你聽聽,小虹兩個字叫得多親切!”

程驍苦笑:“小虹是你最先叫的,我一直都是叫陳虹的好不好?聽你說得多了,我才這么叫,你卻來怪我!”

秦葭又在他的大腿上揉了揉:“我沒怪你,就是聽你這么叫,心里有點不太舒服!”

“那我下次見到她,還是叫陳虹吧!”

“別,你突然改口,小虹會不舒服的!”

“可是,要讓她舒服,我的大腿就不舒服,會被某人掐出血的!”

“好了、好了,下次我不掐了!”秦葭笑道。

程驍這才轉入正題:“看來,這里就是‘跑團’的總部了!她什么時候搞的,我怎么不知道?”

秦葭解釋道:“小虹中秋節前就跟我說了,要在‘江南大廈’租下整整兩層,作為‘跑團’的總部。她不讓我告訴你,說要給你一個驚喜。‘跑團’的注冊資金是兩個億,她只有8000萬,1點2億的缺口還是我給堵上的!”

程驍知道,秦葭自己賬戶上,就有好幾個億。因為一直用不上,她也不想再投資,就只能躺著吃利息。

秦葭繼續說道:“不久,她就把1點2億還給我了。此后,關于裝修、公司架構啥的,都來問我,我都一一解答。”

程驍笑道:“我們‘好網’從一開始做,一直到現在,都是你在盯著,你現在經驗豐富呢!”

秦葭又說:“今天,不,確切地說,應該是昨天,2006年12月31日,我出去買衣服,小虹打電話給我,說‘跑團’將于元月4號搬遷新址!”

程驍點了點頭:“好,4號那天,我們去給她慶賀慶賀!”

秦葭說道:“她一個小姑娘,無依無靠,生意做大了,難免會有人覬覦。哥哥,把你的朋友都請來,給小虹壯壯聲勢!”

程驍笑道:“行,聽你的!”

秦葭嗔道:“其實,你早就有這種想法了吧!”

程驍倒是一點也不回避:“那當然,這里還有你20%的股份呢!”

想到自己的股份,秦葭對程驍佩服得五體投地:“哥哥,你當初跟我說,‘跑團’做好了,能達到萬億的規模,我怎么也不相信!”

“現在,你相信了!”

“相信,必須相信!”

陳虹用來注冊的8000萬資金,基本上都是她自己的錢,而她去年的總收入也不過才幾百萬。

這一年來,她的資本像滾雪球一樣增長,由不得秦葭不相信。

第二天上午,程驍接到李擇海的電話:“兄弟,今年的年報又給我驚喜!”

他指的是昨天晚上程驍發給他的“好網”銷售數據。

程驍笑道:“二哥,只要你相信我,我每年的今天都能讓你驚喜!”

“我肯定相信你,必須相信你!”李擇海的口氣跟昨天晚上的秦葭有一比。

想到昨天晚上秦葭的叮囑,程驍說道:“二哥,你好久沒到金陵來了,明天過來玩啊!”

李擇海有點猶豫:“這個時候,金陵太冷,我可受不了!”

程驍直接說明目的:“你弟妹投資的一個公司,4號喬遷新址,想請你們香江那幫兄弟們過來捧捧場!”

李擇海笑道:“就知道你小子不會平白邀請我!好吧,既然是弟妹的生意,我就過去捧捧場!李炎、玉龍他們幾個你就別打電話了,我給你通知到。3號下午我們就到金陵!”

……

2007年元月4日,農歷十一月十六。

東江路上,江南大廈。

原定于上午十點舉行“跑團”的遷址剪彩儀式,還沒到九點,陳虹就坐不住了,帶著兩個助理來到大廈的樓下,東張西望。

她畢竟還年輕,人生第一次經歷這么大的事,怎么能沉穩下來?

紅毯已經鋪好,花籃也擺得整整齊齊。

里面穿著保暖內衣,外面套著紅色旗袍的剪彩模特也都在大廈的一樓大廳里等候。

看著一切就緒,陳虹的心卻是七上八下。

突然,遠處駛來一輛“奧迪100”,從車上下來一個男子。

男子下車后,四下打量一番,又回身從車里拿出一束花,這才讓司機把車開走,他自己躊躇滿志地走向紅毯。

看到這個男子,陳虹的心更亂了。

這人叫于江,是魔都某區區長的兒子。前一段時間,陳虹在魔都拓展“跑團”的市場,被于江盯上,非要入股“跑團”。

在陳虹看來,于江看上的不只是“跑團”的股份,還有她這個人。

可是,自從他認識了程驍,天下男人再也入不了她的眼。

于江漸走漸近:“陳總,公司搬遷新址,怎么不通知我一聲?”

陳虹強笑道:“于少那么忙,怎敢打擾?”

于江卻嘿嘿一笑:“我是不請自來,陳總應該不會不歡迎吧?”

“怎么可能?”陳虹笑得更勉強,“歡迎、歡迎!”

于江聽了,將手中的花束遞上去。

“謝謝!”陳虹接在手里,正要遞給身邊的助理。

哪知,于江竟然張開雙臂,要擁抱陳虹。

陳虹大驚失色,急忙后退:“于少,你干嗎?大庭廣眾之下,你想要耍流氓嗎?”

幸好兩個助理攔住,她才沒有被于江抱在懷里。

于江卻笑道:“我這是仰慕陳總的才華,陳總連一個擁抱也不愿意給我嗎?”

陳虹繼續退后,不發一語。

于江接著說道:“既然陳總不給抱,那我們就談談入股的事!我聽說,你們‘跑團’草創時,有人投了100萬元,就獲得20%的股份。現在,我投1000萬,想要你40%的股份,你看怎么樣?”

陳虹冷笑一聲:“我的‘跑團’剛剛增資至2個億,你拿1000萬,就想要我40%的股份,你做夢吧!”

“跑團”這個的企業,雖然注冊資本只有2億人民幣,它的估值肯定遠遠不止這么點兒。

于江也冷笑:“你的公司再值錢,你一個弱女子,能守得住嗎?”

說著,他指了指冷冷清清的剪彩現場:“連個捧場的都沒有,說明你勢單力薄!就你這樣的,公司早晚會被別人吃掉。你只有做了我的女人,才能保住你的公司!”

他說到這里,卻發現陳虹的臉上露出譏誚的笑容。

同時,于江的身后也傳來一聲冷哼:“我倒要看看,誰能吃掉‘跑團’?”